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126南墙(三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郁初北要不是怕刺激他的伤心事,非跟他探讨探讨生活不可,

    她还不是心疼他看丢了家业,见他还有点愧疚到心态失衡,要不然非讽刺他跌宕起伏的人生!

    顾君之见她竟然没有反驳,觉得工资的效用难道逆天了,眨着不可思议的眼睛,萌萌哒缩回去做饭。

    郁初北心里哼着:我与百亿无缘啊……人生差点登上了高峰啊……

    顾君之忍不了,可怜兮兮的探出头实事求是:“你唱的真的不好听。”

    郁初北让他滚:“那是因为词跟调不符,最后一个字都是硬凑上去的。”

    “辛苦了。”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顾爷,再给您来一首不。”

    顾君之想了想:“……把擦桌擦一下,该吃饭了。”

    ……

    晚上,例行的运动过后,郁初北翻过身,黑暗中对着顾君之昏昏欲睡却漂亮精致的脸,笑笑,伸出手撩过他有些汗湿的头发,试探着开口:“君之……”

    顾君之迷迷糊糊的将脸往她手心里蹭蹭,声音软绵绵的:“嗯……”

    “你是一位让人骄傲的孩子。”

    顾君之微闭的眼角浮现一抹浅浅的笑意,像黑夜里的昙花在夜色下静静绽放。

    “你阳光、积极、勤劳又懂的关心身边的人……”你的父母、爷爷知道也会为你骄傲的,那些身外物,他们未必觉得有你重要,你才是他们始终想保护的人,现在你就是被保华着平安长大的骄傲。

    顾君之睁开眼看着,水盈盈的眼睛想两颗宝石,不同于刚刚的侵略性,现在的他慵懒的近乎乖巧,看不出一丝刚刚的爆发力。

    郁初北是真的心疼他,他一定很想守护家人留给他的东西,或许也不是守护,只是想拥有那些与家人有过美好回忆的地方。

    他每天与母亲走过的路,每次爷爷握着他的手教导他写字的房间。可他知道那些都不是原来的家了。

    家里住进了外人,或许重新装修过,或许改变了书桌的位置,或许又住进了哥哥姐姐,看着属于记忆中的东西一点点改变,他惊慌、害怕、更加不敢提出弱小的意见。

    一点点的渴望压在心底,诞生出觉得可以掌控一切的他,他可以保护家,可以保护一切,可以看淡一切:“我喜欢现在的你,也感激能平安长大的你,我想如果你爷爷在,也一定很高兴看到现在这样乐观、幸福的你……”

    顾君之握住她的手,看着她眼底缓缓释放的温柔,脸颊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脖颈露出一节,筋骨分明。

    顾君之的手不自觉的抚上她跳动的脉络……

    郁初北任他抚摸着:“君之……你有很多种,忙碌的那种、辛苦的那种、幸福的那种、跟在我身边的那种、高高在上的那种、无所不能的那种,无乱是哪一种,我都爱你当年的这种,也爱你有缺点的那种,还喜欢你不理我的那种,所以,下次不开心了,也要记得回家,我也会好好照顾你的——”

    顾君之眨眨眼,沉静的眼眸像一潭望不见底的深黑,他缓缓伸出手,紧紧的抱住她。

    郁初北体贴的靠在他肩头,轻轻地拥住他的背:不要有压力,你再慢慢的长大,除了那些已经过去的,你还有自己的价值,自己的爱好,自己的家……

    把那些不属于你的都忘了吧,不必执着的——

    ……

    “郁姐早。”

    “早。”

    “郁经理早。”

    “早。”

    郁初北意气风发,走路带风,新买的早春款长袖收腰片裙,很好增加了女子的少女感,飘逸又不显得装嫩的尾纱设计,有种朦胧的美感。

    郁初北撩撩头发,觉得整个后勤部已经是她的天下,安慰顾君之是安慰顾君之,可不等于她不知道孟总为她解释过后,她争取到的后勤部副经理位置的意义,别说后勤部副经理,有夏侯执屹在大后方坐镇,只要她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金盛就不会开了他和易朗月。

    “郁姐,交换的那批实习生这个星期在我们部门,现在在你办公室了。”

    “好,我知道。”

    郁初北走进办公室。

    “郁经理早。”

    一水还没毕业,青葱正茂的孩子们,阳光蓬勃的朝气让整个办公室都明媚起来,两位男生两位女生。

    男生英俊挺拔,女生漂亮好看,能进金盛,他们每个人在学校必定都是风云人物。

    郁初北随手翻开四个人的资料,果然,学生会宣传部部长,还有一位主席,所获荣誉是她叫不出名字的,其中以为在本科期间数学演算出了一项了不得的定理,获得过国际权威界奖项。

    估计是生产或者研发部门预定的人才,例行在走程序,剩下的三位虽然也很优秀,但能不能留下来还要看有没又关系。

    不过现在的孩子也不在乎这些了,哪里都是他们的一方天地,反而是姜晓顺她们那一批还处于好‘忽悠’的时代。

    郁初北在三人的档案上盖章,抬头,笑道:“我们部门是统筹部门,你们也看到了,事情比较多,出入比较杂,这一个星期辛苦了。”

    接过档案的一位小姑娘直接笑道:“后勤部很热闹呢,我们刚见来就觉得部门精神风貌建设特别好,给人热情向上的感觉,现在看到郁经理才明白,原来郁姐就是笑起来特别亲切的人。”

    郁初北笑容越加灿烂:“那希望四位工作愉快。”

    “谢谢郁经理。”

    郁初北看着是个孩子出去,突然想起自己那位似乎比他们还小一些,也更好看。

    郁初北拿起电话想看看他到坐位上没有,猛然想起自家两位考生,明天考试是不是?

    郁初北急忙拿过台历,星期二的位置上画着大大的红圈。

    郁初北给郁妈拨过去。

    “你跟路夕阳分手了是不是!郁初北是不是傻了!你就是缠也得给我缠是他!小时候就没有长脑子!现在脑子还没有长全吗!”

    郁初北捂住话筒,起身看看外面,觉得还是关上门比较安全。

    “喂!喂!郁初北!你听到没有!!你给我滚回来你看看我能不能打断你的腿!”

    郁初北关上门,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回座位上拿起电话。

    郁妈妈已经骂累了,看起来气的不轻,比往常任何一次都更生气,喘着气,想骂又不知道要骂什么的样子。

    与出别觉得如果自己在她面前,她现在能气疯了:“路桃林回去了?”

    郁妈妈见她在了又是劈头盖脸一阵训斥:“你知道他们家怎么说吗!他们说你们两清了!说给了你二十多万!你还打伤了他们儿子,什么情分都没了!你听听这是人话吗!你说!是不是路桃林那一家子去欺负你了!”

    郁初北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说一下:“妈,你冷静一点,我和路夕阳确实不可能了——”

    “你说什么!你少给我犯浑!你都多大了!去哪再找一个路夕阳那样的!你现在就是给我不要脸也要认定路家!”郁妈妈插着腰,一胳膊扫开要拿手机的儿子:“他们家说你有新男人了是吗!”

    “妈,是男朋友。”

    郁妈妈一听头都要炸了:“比你弟大不了几岁的小兔崽子!!你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忘了给你装脑子!”

    “妈——”

    “你别叫我妈!你气是我算了!合着你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就是免费给路家培养了个大学生!你平日算计我的聪明劲去哪了!你那点小聪明不会都用到我身上!剩下的全是无私都给了别人吧!”

    郁初北揉揉眉心:“妈,对不起,这件事应该我先对你说,没想到他们回去那么早,让你从他们嘴里听去了,对不起妈,是我的错,我——”

    “你还知道是你的错!我以为你现在还觉得你最了不起!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走开!

    郁初四被扫的一个踉跄。

    郁初三在卧室门口看着没敢靠近。

    郁初北对自己刚才觉得拥有了整个后勤部表示道歉,她连梅女士还没搞定。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