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105我的他(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好帅气的男生,自有一种不染色调的精致美。

    郁初北急忙介绍:“孟总这是顾君之,君之,这是孟总。”说完直接对孟总开口:“他不爱说话。”免得顾君之当没看见,大家都尴尬的要死。

    孟心悠恍然,瞬间想到他是谁了,易朗月的弟弟?!初北的男朋友!这是初北的男朋友?!长的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太漂亮了,就这张脸,什么都值了,感觉都不一样,路夕阳完全跟人家不在一个档次,太好看了!不禁小声在郁初北耳边道:“你赚了。”

    郁初北脸色微红,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那种关系!哎,算了早晚那种关系。

    顾君之看着她,疑惑的歪头,突然伸出手,捏住她微红的仿佛要滴血的耳朵。

    孟心悠噗嗤一声笑了,真可爱。

    郁初北苦笑,自家男人给人送菜她得端着。

    孟心悠拍拍她的肩:“去忙吧,晚上一起吃饭。”

    “好。”我让你捏我耳朵,不想混了!

    易朗月嘴角抽搐的看着对方拽着顾先生的胳膊就走,觉得郁小姐那双手能存活到现在完全不科学。

    孟心悠看向易朗月。

    易朗月的神色冷淡下来,带着不容忽视冷漠和清淡。

    “易设。”

    “有事。”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情绪。

    孟心悠笑笑,完美的身形不经意的展现优美的弧度,她喜欢他这个样子,与众不同,别有魅力。

    虽然对方明确拒绝过她,但不妨碍她想追求。

    ……

    “我告诉你个秘密……”

    顾君之托着郁初北的手将她扶正。

    郁初北没有醉,就是有些感慨、有些飘飘然的放松,走入自家楼下这种感觉画作轻微的眩晕,十分舒服:“我在金盛十三年了,十三年。”郁初北仰头看看月亮,月光明亮,星空如幕:“比我在家的时间都要久了……”

    顾君之听着,安静的跟在她身后,卫衣上的帽子戴在头上,遮住了好看的容貌。

    “顾君之。”郁初北歪着头看向他,她今天穿了一件九分袖蓝格子长裙,打底裤,高跟鞋,长发散下,心境如飞,她觉得这座城市遇到他后对她充满了善意,工作,家,还有……香甜的空气。

    “嗯……”顾君之的声音像今晚的月色,清冽如酒,乖巧安静。

    郁初北看着他,不得不说孟总说的对,他漂亮好看的像是博物馆罩子里的珍品,看着距离很近,其实应该很远很远。

    可如今他真实的出现在她面前,与她相交、愿意说话、肯露出一角允许别人窥探他的生活。

    郁初北笑了,她的君之,美的是一副活的清明上河图,兴盛、悠远、值得时间珍藏,值得反复品味。

    顾君之看着她,笑容里粘稠的温暖携裹着他的灵魂一点点下沉……

    水桥旁的榆叶沙沙作响,月亮挂在一望无际的长空上,背后撞撞大厦在光阴中渐渐淹没,小区安静的像进入深眠的孩子。

    郁初北将顾君之推到玄关的墙上……

    顾君之呼吸瞬间难受,心跳几乎冲出他的束缚,他想吃药——慌忙中将药瓶拿出来,又无力的滚远——

    郁初北的手滑入他的衣摆……

    一滴热水低落在冰冻的湖川上,狂风瞬间吹裂了路边的基石!冰硬了水光。

    突然热潮狂涌,风裂了地面,吹碎了石桥,万物生发,罗列自己的秩序、抒写新的篇章!

    床头的灯自动亮起,又暗下,又亮起,最后被扫落在地……

    ……

    清早的风吹开了一丝缝隙,窗外的阳光照进来。

    郁初北从被子里伸出手,头有些晕,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还有些头脑不清,声音沙哑:“没关窗户……”

    顾君之赖在她身上,不动,眼里有些跃跃欲试。

    郁初北直接将他扫开,觉得哪里都疼的厉害,看都不想看他,直接起身去厨房找水喝。

    顾君之委屈又小心的缩回被子里,知道郁初北不高兴了,很不高兴,不好哄的那种,至少无论他怎么哄她都没有让他再一次。

    郁初北头都要炸了,头发乱糟糟的顶在脑子上,肩、腰无一处不难受,没什么形象的灌口水,转身:“起来,做饭——”

    顾君之不想,他想——

    郁初北又退回来:“给你五分钟,五分钟!”手腕要断了!

    顾君之不情不愿的起床。

    郁初北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让他一开始就吃药不能中途吃,绝对不能!简直了——

    顾君之站在厨房里,手里的鸡蛋落入碗中,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打在他身上,犹如不谙世事的的白玉。

    郁初北嗤之以鼻,拿了一枚西红柿出去啃。

    “我马上就好了。”顾君之急忙保证,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谁管你!

    顾君之看她一眼,也很无奈,他——叹口气,没什么立场的继续手里的事情。

    吊在半空的中的少年,坐在软软的草地上,闻着食物的香气,舒展自己的双臂,枕在花草铺织的路上。

    ……

    夏侯执屹对老顾不抱任何希望:“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一点好处不让郭成琼见,就想郭成琼按他意思办事很难,天下还有这等好事!区区几幅首饰送出去就送出去,分不清什么重要!他现在当宝贝一样守着,顾先生未必知道那玩意有什么用!”

    小助理不敢出声!很值钱的!

    “让老顾来见我。”

    “见也没用,老管家泥古不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顾先生允许他绝地不敢动一下。”再说是他们想拿回天世,不是顾先生,这里面要运动的东西就多了。

    ……

    “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我没有生气!”郁初北检查了一下地铁卡,带了,头发已经重新梳理过。

    顾君之不信,从出门到现在就没有理过他,也不让他抱,他当时也不是——

    郁初北猛然停下来:“好吧,我生气了,但现在已经没事了。”这不是也没有吃到吗!所以不用跟这么近,挡住她看车道了。

    穿过一个路口,郁初北随着人潮走下地铁台阶,脚步飞快,频繁看时间,走了一段路,郁初北回头,人呢?

    郁初北又急忙返回去,地铁口根本没有人!顿时有些着急,刚才不是还在!

    郁初北有点自我埋怨,这里这么多人,万一——

    郁初北急忙给他打电话。

    “初北!”顾君之声音激动,她不生气了!?

    “你在那?”

    顾君之茫然:“去公司的路上。”里面同时传来易朗月的声音:“郁经理是我,我带小顾去公司,知道新公司那边你们过去不方便,所以我来接小顾。”

    郁初北松口气:“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带小顾很辛苦。”

    “不是,总之是我不对,我不该把他自己丢在外面。”

    确实不应该,如果不是有人一直跟着,别人出了意外谁负责:“下次牵着他走就行了。”务必要牵紧了,永远不要放出来祸害别人,他也不想一眨眼看到顾先生站在他车前,他明明扫过无数遍没有追踪器啊!

    而他今天明明只是跟着看看,为什么就对上顾先生了!

    ……

    金盛集团的牌匾已经摘下,大楼里已经没有办公人员,只有后勤部还在拆装最后的办公设备准备装箱,最后这批货运完,这里将与金盛没有任何关系。

    杨璐璐一身早夏的新款裙装,身材窈窕,长发披肩青春靓丽,气势汹汹的走到金盛门口,刚想直接喊郁初北,先愣了一下:破产了!

    破产了才好,看她还怎么狂:“郁初北!郁初北你给我出来!”杨璐璐直接开始喊!

    朱辉正在装车,听到声音看了一眼,没有搭理她,继续装!

    老苗也看见了,走到朱辉身边:“谁啊,这么大劲头!”

    朱辉觉得提她都浪费口舌:“老郁前男朋友的那个女人。”幸亏现在没什么人,要是人多,郁初北冲出来能把椅子砸这女人头上!

    老苗懂了:“那她来找郁初北做什么。”还不躲着郁初北走。

    江梦潇见事情不对,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人出来。

    江梦潇没管杨璐璐,拉住一位师傅问:“您好,请问你们这事——”

    师傅看眼不远处还在喊的姑娘,操着口音道:“搬走了——搬走了——”

    江梦潇看眼平时人来人往,今日萧条的大楼,急忙走到杨璐璐身边:“别喊了,人不在,金盛集团搬走了,知道搬到哪了吗?”

    杨璐璐气的想哭,她凭什么直接支走路夕阳的钱!她怎么敢拿!她是不是跟路夕阳还有一腿!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