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515正常(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郁初北对他没有对顾君之的撒娇卖痴,是以顾夫人的身份冷静的面对,甚至有些冷漠:“没说就是不同意吗?你确定。”郁初北声音淡淡的,靠在门边看着他。

    易朗月莫名感受到一股压力,有些犹豫。

    时间静了很久。

    郁初北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觉得,都是劝和不劝离的是不是,带回来又能怎样,他不高兴了,你再送走就行了,你这样不带回来,是想让我不高兴了?牺牲我哄你家顾先生高兴?”

    易朗月不敢接这句话。

    郁初北却冷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她并不想让易朗月为难,但顾君之身边的人‘弱肉强食’,她不强硬,他们就会理所当然的让她牺牲,简单的夫妻之事,在他们这里都是复杂的,她不能退让。

    易朗月最终抬头:“夫人,我明白了。”

    郁初北笑着看他一眼,转身笑着进了家门,关上门,温柔甜腻的声音带着背丈夫宠到骨子里的娇气和任性:“谢谢君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快点出来让我亲亲——”郁初北推次卧的门,没推开,又推,还是没开!

    郁初北无奈一笑,收了能恶心人的声音,平静的转身换家居服洗涑,仿佛刚才的挫败没有发生过。

    客厅里灯火通明,阳台处与客厅的落地窗帘已经拉起,客厅里暖哄哄的,灯光下,让人看了便觉得温暖。

    郁初北吃了晚饭,电视里放着电视剧,她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指甲美容器具,她正聚精会神的修着脚指甲。

    至于顾君之是不是理会她,对她的亲近是否无动于衷,她并不是太在意,将他一个人扔在这里才是他相差了。

    至于他人太冷血……冷血就冷血吧,还能咋地,又不能退货。

    而且她总觉得因为早上的亲近,他们好像亲近了一些?也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还是冷冷淡淡的,但她隐约觉的好了一些。

    郁初北用小锉刀把小指最后一个弧度磨成月牙形,然后从各色的颜色中挑了空心绿,在大拇指上轻轻一抹,然后用手扇着风。

    顾君之出来倒水,看了沙发上的她一眼,脚趾白皙饱满,绿色落在指盖上,浅淡却不喧宾夺主,茶几上摆放着成堆的用品,单是指甲油的颜色就有七十多种,明明之会用到一种,却要将颜色箱全部展开,完全是无用功。

    郁初北自然也看到他了,宽大的家居服在她弯身扇风时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她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声音随意的开口:“修指甲吗,我都拿出来了。”仿佛老夫老妻说的水到渠成。

    顾君之怎么可能理她,转身回了卧室,关门、锁上。

    郁初北耳尖的听到锁门声,对着门的方向撇撇嘴,之张口不出声:切,谁稀罕给你修。

    晚上十点半,顾君之坐在仅仅能容纳一个人的书桌旁,合上了手里的文件,两指在眉心轻轻的转着。

    门外,顾管家送来了夜宵又悄悄的出去了。

    郁初北在卧室里练瑜伽,头贴在脚面上,浅浅的……吸气……呼气……吸……

    次卧的门开了。

    郁初北直接扭过头,姿势不变,从脚往上看到了一位穿戴整齐,帅的不能再帅的男人,他正站在门口,刚好门对门的看见她。

    “你出去?”她依旧是腹部、胸腔、脸贴着下身的姿势,声音有些微微的失真。

    顾君之没搭理她。

    郁初北心里素质好,就知道他不会回答,她t最近也早练出来了,就是自言自语,看起来傻乎乎的,不说还不行,万一让人家心高气傲的觉得她冷漠怎么办,她这个发光的太阳,扮演者治愈角色的人物,怎么也得有点暖的不行的样子。

    虽然她心里忍不住对此嗤之以鼻,她冷!请谨慎求娶!

    郁初北见他抬步往外走,更不急,身体缓缓的从腿上起身,慢慢的变化姿势,还不忘装温柔贤惠的妻子,对着门的方向喊:“晚上还回来吗?还回来吗?”

    咔——

    防盗门关上的声音响起。

    郁初北立即收音,身体已经来到俯卧式,手臂握住了右脚脚尖……才不管他去了哪里。

    ……

    凌晨三点半。

    郁初北模模糊糊的听到声音,大概是顾君之回来了,半醒不醒的他,不太想动,但意识已经醒了,她只能起来上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直觉要回卧房,想到自己贤妻良母的绝色和要扮演暖妻无脑爱是他了纯善人设,又老老实实的退回来,看到了黑暗中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他。

    郁初北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和吐糟,再看到他的那一刻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他坐在那里一个根本存在的事实,牢牢的占据着她的目光、牵动着她的想法。

    郁初北无法否则,运动完后的顾君之透着股火热的吸引力,就像狠狠摇动的碳酸饮料,里面是压制不住的力量,却被他以一己之力全部封锁在了身体里,那种感觉,引得慕强的人想飞蛾扑火!

    至于她,当然想臣服在她的力量下,被其xx征服。

    但郁初北是领教过他的冷淡和难撩的,就算在他隐隐颤抖的克制力量时,撩他他也不会心神失守,平白让自己新潮彭拜不能自己,对方也能坐怀不乱,冷漠相对。

    郁初北心情不错的欣赏了会黑暗中的男神,为他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将温柔的角色诠释来一下,知情识趣的回卧室了。

    他……确实很吸引人啊……

    郁初北早晨醒来的时候,左右看了一圈,顾君之已经去晨练了。

    然后郁初北突然站在客厅里,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一动不动。

    她一个人在客厅里站了很久很久,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不一会她拿出手机给易朗月打电话,开门见山:“顾君之失眠?”凌晨三点回来,缓一缓,算他三点四十睡,现在才早晨六点,次卧的床铺已经整整齐齐,完全没有被睡过的迹象!

    易朗月想想,开口:“正常的神经衰弱。”

    郁初北懂了,高速转运的程序把硬盘烧了的意思。

    易朗月又补了一句:“也不是天天如此,是正常现象。”

    郁初北心里呵呵两声,表示知道了,挂了电话,易朗月口中的‘正常’现象,翻译过来就是顾先生经常如此,常见就是正常的逻辑不知道是怎么总结出来的奇葩结语。

    郁初北若有所思的想了很久,转身去了隔壁。

    隔壁已经是满满的烟火气,客厅了开了一盏橘黄的小灯,吴姨已经醒了,正在吃早饭。

    苗女士在沙发上喂顾临阵吃奶。

    顾临阵吃的漫不经心,胖乎乎又有力量的腿轻轻的晃动着,听到门口的声音,瞬间看过去,看到妈妈来了,饭也不吃了,直接手脚并用的从苗女士腿上下来,着急的向妈妈爬去。

    郁初北忍不住笑了,拍拍他的小屁股,把小儿子抱起来:“小胖猪,一着急就爬,你急什么,不能好好走。”

    顾临阵开心的在妈妈怀里笑着,开心的不得了。

    “夫人好。”

    “夫人早。”

    郁初北笑笑,又将注意力转到几天没见的儿子身上,拱拱他的小脑袋,亲亲他的小脸,咬住他的小手,恨不得一口吞了,努力感受自己宝贝的音容相貌。

    苗女士默默退回了房间内,将空间留给夫人和二少爷。

    吴姨也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吃饭。

    这个家里好像就只有母子两人一样,感觉不出任何多余的存在。

    郁初北坐在沙发上逗他:“想妈妈了没有,你说想妈妈了没有。”手伸出去点他的痒痒。

    顾临阵只要有人逗就高兴,咯咯的在沙发上开心打滚,漏出六颗白白的小牙。

    ------题外话------

    评论区有亲帮大家开车了,想看的自己翻评论区啊。

    不过子木啊,温馨小提示给你一个,多建两个小号,万一被封了立即换!哈哈!

    车神翻译辛苦了!请认真采纳建议哦。

    我数了一下,我竟然欠九次加更了。。。。。。。。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