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455死撑表哥身份(四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慕昭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忍不住看向坐在郁初北身侧的顾君之,顾君之自然就该是如今的气场,而不是刚刚一进门时,对郁初北的妥协温和。

    但随后慕昭又将实现落在郁初北身上,能心安理得让顾君之坐在下手……

    顾君之发现慕昭在看郁郁初北,顾君之本来就黑的脸色更黑了,初北虽然不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惊艳,但耐看,和她相处就了,就会发现她很有情调,不是床上那些事,是一种安逸的感觉,和她的生活方式,所以慕昭在看什么!不懂得避嫌吗!

    天世这边见顾董脸色更难看了,更加调动自己的积极性,无比让顾董高兴了。

    郁初北神色自然,听着场中已经开始交手的双方,对自己的人马十分满意。

    慕氏因为天使的态度,也像打了鸡血一样,双方的交锋越来越快,都有冲锋中把对方斩下马的意思。

    顾君之对慕氏的能力,对在场所有人的发挥,只能加重他越来越黑的脸,这些人随便拎出去一个都是一本教科书。

    但慕氏集团的掌权者再厉害,也不是一位变天,不会动不动要人命,最后天世集团依旧在漏洞中和工程案上摸了对方一下孤傲的小卷毛。

    整个过程尽显老牌龙头企业对慕氏的‘关心和爱护’。

    慕氏众人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虽然天世‘摸’的温柔,但太岁头上动土,问问天世集团愿不愿意被慕氏摸一下,肯定不愿意!他们又怎么乐意。

    但对方已经摸了,并且是对放抓出的纰漏,能在那样不起眼的对方撕开一道口子,是天世集团能力卓越,他们稍逊一筹的落败也不是不能接受。

    会议结束,慕昭大方的起身与郁初北握手,丝毫不介意刚才的气氛:“合作愉快。”

    郁初北含笑的伸出手,不骄不馁,仿佛刚刚撩了老虎须又全身而退的人,不是他们:“合作愉快。”

    慕昭不禁对她有些另眼相看,不是以顾夫人的身份看她,而是郁初北,莫名觉得对放有些眼熟。

    慕昭将手伸向顾君之:“冷岁岛的事,希望顾董考虑一二。”

    顾君之敷衍的握了一下,对他随时落在郁初北身上的目光十分不满,觉得郁初北说的对,此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阴郁。

    慕昭见他没有应,并不意外,顾君之这个人能力出众,难相处,他们的信托方与国际大鳄天顾集团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别人来说一个岛屿的开发案可能会出现资金断层的短板,对天世来说,未必会出现。

    孟心悠适当的出现,漂亮的五官,婉约的形象,瞬间吸引了在场的在场的目光:“奥斯为众位准备了庆祝酒会,请——”

    如果没有顾君之慕昭直接就走了,下面的项目由下面的人去参与。

    如果顾君之不在,郁初北也走了,剩下的时间,回到家,在后山阴凉的小树林里带带孩子,不好吗。

    慕昭突然想起在哪里见过她了,他刚回国时,和顾成在路上见过对方,是哪位会修成的女士。

    慕昭在看向如今的郁初北,很难将今天的郁初北与当时看到她联系在一起。

    顾君之见慕昭又对着郁出北去,莫名有一种郁初北是不是又两张脸,对这外人时是不是格外的美丽绝伦!

    慕昭不单目光过去了,人也过去:“郁总最近联系过顾成吗?”

    “顾成去了南非。”郁初北觉得慕昭今天的给了她很多惊喜。

    她的计划中当然不包此刻慕昭的加分表现,更何况她对自己非常有数,就算没数,换成孟总那样的大美人,商场上的老油条也不是**薰心的见了就失态的,比没人更高的利益摆在眼前,谁会看美人。

    所以慕昭的目光会这样‘给面子’的对她频频照顾,她也十分不解。

    而且对方会问到顾成她也有些奇怪,听说他们曾经就读过一个学校,但是慕昭大一届,难道私生子双方有共同话题?

    郁初北没有任何对对方讽刺的意思,更不相信他们会因此成为朋友,谁会拿这一点最为衡量朋友的标准,是能说双方都认可对方的能力。

    郁初北想到顾成,还留有很多不愉快的记忆,但人已经走了,她也不至于穷追不舍。

    慕昭皱眉:“我也听说了他的调动,但并没有联系到他。”

    顾君之已经站在了过来,发现他们并没有再谈工作,阴沉的脸已经无法形容他不悦的情绪。

    郁初北心想怎么会。

    慕昭又下意识的看眼顾君之,他站在郁初北身侧?什么意思?但思绪又拉回顾成这件事上,莫非……顾君之对顾成出手了?

    但又觉得不可能,以顾君之的能力,未必把顾成放在眼里,就像他对国外那两位随时蹦跶,散发各种谣言重伤他的人也不屑于顾。

    但他至今没有联系上顾成是事实:“我有一批货在南非被扣了下来,想让他帮我在当地协调一下,但我联系了他的私人方式,和贵公司在南非的办事处,都没有联系到他。”

    郁初北觉得对方夸大了吧,昨天她还收到了南非那边的文件,怎么他就联系不上了。

    郁初北看着手里的酒,又觉得对方说的是真的,顾成出事了,却被伪装成没有任何事情的样子……

    郁初北下意识的要看顾君之,但收住了,迤嬴是什么时候转变成顾君之的……

    郁初北自然而然的开口:“可能是有什么事,我帮您问一下,然后联系你。”

    “让郁总费心了。”

    “慕总客气。”

    顾君之自始至终没有说话,顾成?他那位便宜大哥……

    ……

    天顾集团高层办公室内。

    夏侯执屹有种流年不利的感觉,慕昭没话找话吗!他南非的货让谁去处理不好,就认准顾成了,而且在联系不上顾成后,他早处理结束了,现在提出来是什么意思?针对自己?

    夏侯执屹偏执的认定慕昭是针对自己,丝毫不觉得或许只是两个人显得没事随便找出的话题。

    皮秘书询问的看向夏侯老大,郁总询问的电话已经打到非洲那边了,怎么说?

    夏侯执屹在想如果他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要不然就是自己被易朗月坑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是他在这里顶着,而是自己出面解决!

    皮秘书还在安静的等待。

    夏侯执屹欲开口好几次,最后问了句:“易朗月挖矿一段时间了吧。”

    “没有,才三天。”

    “叫他回来,去解决这个问题。”

    “是,总裁。”

    ……

    郁初北没有联系到顾成,也就是说,顾成极有可能出事了!

    郁初北坐在办公室里,又想到了顾君之,她已经不意外顾君之会动手,也不得不承认子自家温柔好脾气、胆小的顾君之,有的时候会对恶意反击!

    郁初北叹口气,相比于以前害怕顾君之会被带走,他现在更担心发生的事对顾君之造成了怎样的心里压力,让他突然换了人格,而他又是怎么发现的。

    想到自家迤嬴在担心自己之于,还极有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刚受着‘凶手’带给他的压力,便觉得有些心疼,他怎么不告诉自己呢?怕自己生气吗。

    都是她不好,太拘束着他了,吓得他尽管害怕、担心也不跟自己说实话。

    而那天一定是出事了,所以迤嬴不见了,留下了顾君之,是害怕自己生气,还是当时场面太混乱吓到了他?

    郁初北心疼了,她想见迤嬴,想抱抱他,告诉不要害怕,她不怪他……

    “郁总,下班吗?”姜晓顺将办公室的们打开一条缝,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

    郁初北收起脸上的自责:“嗯,马上走。”

    ……

    别墅内。

    顾君之明显感觉到了郁初北对他的怜惜,怜惜是对着他好像也不是,她好像透过他再看另一个人。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