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444绕在手心(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郁初北]:有人跟我告状……

    郁初北穿了一身黑白交织连衣裙,化了淡淡的状,长发散在肩上,带着墨镜,站在行李传送带前。

    慕昭站在她身侧,一米八六的身高,一身黑色的夏款西装,带着口罩墨镜,瞬间影住了头顶的光。

    郁初北将手机收起来,没有往旁边看,也不怎么在意顾君之要回什么。

    行礼从传送带前转过来,两人的行礼挨的很近,两人同时伸出手,同样皓白的手腕上,一个苍白有力,戴着一款男士手表;一个纤细雪白带了一条白金手链。

    两人同时提上各自的行礼,带着各自的秘书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展清玉本来没有注意郁总身侧的男人,但看到等在转角的秘书,突然想起来了:“郁总,干菜是慕氏的慕总!”

    郁初北问谁?

    “慕总啊!”

    郁初北笑了,笑容浅浅难掩温和好脾气:“这么激动。”

    “谁不激动,那可是慕总。”展清玉接过郁总手里的行礼,让顾董折戟而归过的人,虽然事后合作成功了,但慕家掌舵人的性格不比他们顾董更让秘书圈无语,跟郁总说,郁总也不立即。

    郁初北笑笑没有说话:没注意。

    展清玉跟上自家老总的脚步,心想这两位刚才站那么近,竟然没有认出对方来吗?都是什么奇葩总经理。

    ……

    顾君之正在上课,放下比看一眼,嘴角漏出一抹笑意,今天她回国:什么?

    [郁初北]:有人对你前仆后继(生气表情)。

    [顾君之]:除了你我怎么谁也没有看见。

    郁初北嘱咐展清玉别忘了一会开会要用的资料,随意回了一句:哦,帮你送水的小妹妹不是生物?

    [顾君之]:下飞机了?

    [郁初北]:嗯,先去公司开个会,晚上回去。

    [顾君之]:好

    顾君之发完,随意的看眼周围,除了旁边坐着的兄弟,前排有一位同系的熟悉女生,昨天说过话,说了什么没注意听。

    顾君之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

    旁边比顾君之更不像正经学生的人看他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

    ……

    易朗月为顾先生打开车门,自己去了副驾驶。

    顾君之看他一眼,声音很冷:“我身边的行踪是你告诉夫人的。”

    易朗月忍着这幅身体对声音本能的恐惧,撑着平静的神色露出一分不解,转头看向顾先生:“顾先生,说什么?夫人不是今天回国?”他不信夫人会出卖他。

    顾君之看着易朗月,眼中的冷意昭然若揭。

    易朗月另一边的手握的死紧,才能目光坦然的迎视顾先生。

    顾君之没有要轻易放过的看他的意思,清冷依旧。

    易朗月硬撑,想必另几位顾先生,已经动刀动枪的耐性,只是与顾先生对视,他,他,她可以……

    顾君之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下不为例。”

    易朗月给顾先生一个,不是我做的,的神色,转回身去,易朗月快速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君之就是已警告他别多嘴,他在学校的私事不要去夫人面前乱说。

    易朗月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顾先生真的不是,是……”易朗月看着顾先生不耐烦的脸,顿时扭过头不说了,又猛然想起这是位新的顾先生,不涉及‘泄密’死透的事实。

    但夫人这么说一定有她‘另一条’信息来源,为了取信顾先生,他觉得有必要找夫人问问。

    嘭——

    司机看着面前的豪车,从隔壁商业街冲出来直接撞过来的,但他的车,应该只是有划痕才对。易朗月脸色瞬间难看,瞬间就要掏——又放了回去,看向顾先生。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顾君之声音平静。

    易朗月觉得,换在任何一位顾先生身上,此刻都会让他们的车撞开,直接走人。

    易朗月刚要下车。

    郁初北推开奔驰车的门下来,粉色饱满的指甲上图了一层淡淡的光色,黑白相容设计感十足的连衣裙,纤细的腰线流漂亮,漏出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颈项,她踩着镶嵌着碎钻的绕带高跟鞋,脚裸处是一枚细如发丝的银色卡环,手腕上是一条层叠缥缈的手链,眉眼间只扫了一丝裸妆,显得清新妩媚。

    她从车上走下来,神态孤傲,少了女强人的强势,只有张扬猖狂,她好看的手指曲起,敲敲紧闭的玻璃窗,居高临下、不可一世:“你撞我车了。”纨绔、嚣张。

    顾君之早已经看到她了,看着她从那辆红色的奔驰跑车上下来,看着她踩着高跟鞋漫不经心的走过来,懒散的靠在他的车上。

    顾君之的心向两辆车一样被撞了一下,主要是她出现的突兀,她不是去公司了吗。

    “跟你说话呢!出来解释!”语气唯她独尊。

    易朗月不动,明显夫人和先生玩情趣。

    顾君之将车窗降下来,虽然坐着,但目光睥睨,只比眼前的女人更傲慢:“是你的车撞了我吧。”

    “你那只眼看见了。”郁初北没有一点讲理的意思。

    这还用看!“你想怎么样,钱吗?”口气轻蔑,目光更肆无忌惮的落在她身上,他自然知道眼前的人多缠人。

    “那到不用,既然我的车坏了,不如……”郁初北雪白的胳膊搭在放下的车窗上,眼角轻轻勾起,目光从他眉梢一路蔓延到他的下巴,最后又从他腿上绕回他眼睑间,语气轻挑:“你给我qi……”

    顾君之恨不得把她头拧下来,要不然就用玻璃窗卡死她算了!顾君之瞬间推开门,将她扔上车,按住她的脖子,让她脸埋在座椅上,声音低沉:“开车。”

    郁初北挣扎着要起来。

    顾君之轻而易举的固定着她不让动!

    郁初北难受啊,手脚并用的针扎:“易朗月救……救命啊……唔唔……”脸全埋在沙发上,她想呼救都困难。

    后座的挡板降下来。

    易朗月眼观鼻鼻观眼,顾先生当然不会在车上做什么,但恐怕也不会简单放过口没遮拦的顾夫人。

    顾君之轻而易举的牵制住她,看她眼还能不能乱看。

    车停下来。

    顾君之抱着郁初北上了楼。

    准备上前迎接的顾管家和他背后十二位伺候顾先生的佣人,统统当没看见顾先生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去了。

    ……

    郁初北是晚上九点下楼的,换上了轻便的家居裙,领子一路延伸到脖颈,手上的脚踝处的链子都已经摘了,沐浴过后,整个人散发着桃子一般的光泽和清凉的气息。

    吴姨目不斜视,立即让人准备晚膳。

    包兰蕙已经将二少爷的座椅搬了过来,顺便将二少爷放入夫人怀里,一套精致古法烧制的餐具放在二少爷的餐椅前。

    晚间的餐厅瞬间忙碌起来,十几名佣人,各种各样分量不多缺花样足够多饭菜摆放在偌大的餐桌上。

    郁初北逗着戏哦儿子:“有没有想妈妈啊。”含笑的凑上去亲亲自家小宝贝,又忍不住蹭蹭小宝贝的脸,小家伙软嘟嘟的让人的心都化了。

    顾君之也从楼上下来,沐浴过的发丝还没有完全干的贴服在他眉间,少了三分凌厉,多了几分乖巧和符合他年龄的年轻气。

    他穿了一身黑色紫花的长袖睡衣,显得矜贵又高雅,唯几露在外面肌肤,莹润白皙,漂亮的不似凡人的五官,更是令人窒息,他一步步走下来,每踏在其上一下,都是最好听的乐章。

    顾管家马不停蹄,犹如终于可以为国尽忠的良臣,快速忙碌起来。

    顾君之接过小苗手里的大儿子,自然而然的将他举高,本来能落在手背上的袖口,瞬间滑落到手肘,两条手臂上同时露出胳膊上用绳子缠绕出的青紫痕迹。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