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433哇(二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郁初北醒来的第三天,精神已经好多了,只要不碰到缝线的伤口头就不疼,脑震荡的后遗症已经缓和,她也能下床走路,在房间里溜圈。

    只是没有被解释的问题依旧困扰着她,因为太平静了,没有任何人提前因后果。

    如果顾君之赤子之心,一心扑在她身上,什么都可以不计较,顾叔绝对不可能!

    顾叔平时看着很好说话,没有脾气,又是一名平平无奇的老管家。

    但顾荣洪明明不是,他六十多岁,年薪百万起跳,名下也有自己经营的项目,除了他顾君之没有什么能让他侧目,他会对顾君之受到的‘侮辱’无动于衷?

    郁初北吃了早饭,看着顾君之用温毛巾一点一点的帮她擦着手指。

    “我自己来。”

    顾君之不松手,继续认真为她擦拭。

    郁初北想提醒他,刚才吃饭是你喂的,没有用到手,就被擦到了嘴,只能呜呜的什么都说不出口。

    郁初北还是想跟顾叔谈谈。

    但是顾君之很粘她,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去洗手间都要他在才能关门,要不然就闹,他也不是抗议,就是站在门口无声的哭。

    郁初北能说什么,就当后面长了一条小尾巴,不可分割了。

    这也意味着,她全天都没有找到和顾叔、或者吴姨说句话的时间。

    郁初北是从易朗月来看她的时候听出问题原因的。

    易朗月说了一句:“公司里安全隐患太多,夫人在39层办公,平时没什么人,楼梯又很好使用,再发生这种被发现的几率一样低,还是让保镖跟着,不能再摔了,这次幸亏有人发现的早,下次未必有这样的好运气。”

    郁初北当时在喝水,喝水的动作都没有顿一下,神色自然的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当时就是觉得脚下一空,虽知道那么巧。”

    易朗月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当时夫人躺在血泊中,后脑直接因为扭转的惯性落地,他接到消息时险些吓死,如果顾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

    几乎想也不敢想……幸好没有大碍:“地砖我们已经重新修缮过了,本来为了安全事件要包裹防撞层,但——”更不安全:“夫人还是用保镖更安全一点,除了应对自身的意外,还能保障来自外部的隐患。”

    郁初北在他说到外部隐患的时候,注意看了易朗月一眼,见他并不是因为顾君之在暗示什么。

    大概明白顾成伪造了事发现场,郁初北有些认真的开口:“当时谁发现我的?”

    “是顾经理和姜秘书。”

    哦:“要好好嘉奖他们才行,要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发现。”顾成好大的胆量,她认准自己不敢对他动手吗!

    这件事,也就是‘意外现场’等于一张小学一年级的百分数学答卷,初中生能考一百,大学生也能考一百,检测不出大家的智商,只要做到完美就行了。

    ……

    但郁初北还是低估了顾成,他竟然有胆子跟着董事会的队伍来看她。

    马副在顾董冷漠的目光下,战战兢兢,觉得此刻的顾董比平时早会上的顾董更加危险、冷漠,恨不得转身就走。

    但他带着公司的高层,而且刚刚踏进来,就算是要走,也要撑过一个回合对不对!

    郁初北恨不得一刀在了顾成。

    顾成跟在众人身后,看了眼顾君之,又移开目光,看不出任何情绪。

    一时间拥挤的病房内,没有任何想调节气氛的人,寂静的压抑!马副总裁更想走了,但还是硬着头皮想撑一个回合,挽回点脸面:“郁总……身体起来好多了……”

    寂静!诡异的寂静。

    顾董不接话,郁总也不接话。

    郁初北碍于顾君之在场,没有直接将刀捅过去!但也蠢蠢欲动要捅死他!

    马副总裁笑容有些僵,抬眼看见了顾成,急忙没话找话:“顾经理要接管南非那边的事业了,说不定郁总出院顾经理就走了……”呵呵……

    顾成趁机看向郁初北。

    郁初北已经摸索到顾君之为她削完苹果的刀。

    顾成脸色算不上好,那天大量的血从她头上流下来,落在她手上地上……眼前都是艳亮鲜红的血色,他不是会被一个人的死亡震慑的人。

    他也不止一次觉得命这种东西不所谓,就像他活着就是挣扎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选择走下来的结果。

    他更不会因为任何人用生命威胁就停下他的脚步,生生死死的与他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挣扎失败了而已,他不会因为别人因他而死愧疚,也不在乎死的场面多么壮烈。

    当时她的血像什么?像一条血红的纱巾从她脖子上垂下头,按说更美更飘逸,更在雪白中增添了视觉的冲击,朦胧如纱……就是不停下,她也不可能因此死过去,她醒来不过是更惨烈的事实!

    顾成觉得那大概是他绝无仅有善意了,甚至本想威胁她,当时没有停止的话,看着她头上包裹着的纱布也没了力气。

    他大概是不想她死,大概真的有了那么点叫人性的东西,至少没有拉着她一起跌进地狱,告诉她,她是怎么在血的粘稠里绽放着,让他们一起被疯狂的顾君之弄死!

    看!所以郁初北珍惜这份善意!在我没有想彻底碾死你之前,在我还能克制弄死你的时候,我走了!

    因为再留下去,你手里的刀,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用,他有更香艳的方式,让她死妖艳死的身败名类,死的三个人一起疯。

    真是奇怪了,顾君之那种人竟然找了个正常女人当老婆,害的他都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了。

    顾成声音清冷依旧:“不过是工作上的调动而已,我们就不打扰郁总和顾董休息了。”

    马副总裁立即开口:“好,好,我们就不打扰顾董和郁总休息了。”马副总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走。

    后面跟着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忘了副总裁先走的规矩,谁冲的快谁第一个撤退。

    顾成走到最后,手握在门把上,以为她的上,用光了所有的良心,开门,出去了。

    郁初北拿起旁边的苹果,百无聊赖的削着。

    她该说出去。

    不该说出去。

    说出去。

    不说出去。

    她花钱买凶在国外杀了他,送他进监狱,因为他的离开,当没有发生过。

    顾君之因为郁初北的茫然,瞬间看向了门口。

    “你看什么?”郁初北抬头,笑盈盈的看着他:“你说你削的好吃,还是我削的好吃?”目光戏谑,光彩照人。

    顾君之立即被拉回了敏感的思绪,一心一意的思考她的问题,然后很明智的扑过去抱住郁初北手里削的那一个:“这个!”

    “真乖。”顾成是顾君之的哥哥,这是他唯一的一次机会!也永远别想调回来了,过一年直接辞退,以后留在那里享受更狂野的人生吧。

    ……

    “你怎么那么多灾多难,我看看头还疼吗?”

    郁初北已经回来静养了,赶紧低头给大姐看看,她这次受伤没有和家里人说,出院了被大姐撞到没有办法:“早没事了,别和初三初四说了,还得折腾的回来看我。”顾君之不喜欢家里人多。

    顾君之乖巧的坐在郁初北身边帮她剪指甲,他垂着头谁也没有看,不打招呼也不说话。

    郁初南还是随着时间按秒的推移感受到了沉重压抑的气氛,不等二妹夫剪完一根指头,都没有坐下说句话的勇气,赶紧转身走了。

    顾君之顿时活跃了:“你看,我剪得好看吗!”少年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不见刚才的阴沉压抑。

    郁初北服了:“哇!我们君之好厉害,指甲都剪得这么完美,棒棒哒。”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