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395作天作地(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不过,总是好的,她们虽然和顾振书闹的难堪,但谁也不能否认,顾玖和顾君之到底是兄弟。

    郭夫人神色重新倨傲、温柔下来,这些天她也有些忧虑,万一郭富……琼琼要怎么办。

    现在她不用考虑了,甚至她们一开始都忽略了这一点,就算小玖拿不到天世集团的继承权又怎么样,他是顾君之的弟弟,能得到就比所有人处心积虑的多。

    更何况能去看那个小秘书生的两个孩子,可见关系更是不错:小玖,果然是一个大孩子了。

    郭成琼不说话:说破了天!还是觉得她无能!

    郭夫人深知自己的女儿的脾气,现在正在气头上,想跟那边一刀两断,但你也要一刀两断的实力!

    现在她们孤儿寡母的,能多一层保障就多一层保障,再说,也能给孩子减轻一点负担,如果顾君之肯帮小玖一下。

    比小玖自己顶着冷嘲热讽出去求人不是更好吗:“你要先肯定你自己不行,比如说我,这次能帮你的又有多少,还不是看着你伤心。”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郭夫人制止她:“你是不是那个意思都无所谓,这就是事实。”

    郭夫人伸出手拉过女儿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你将来就指望他了,妈说不定也要靠他,相信小玖好吗,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做什么事情有他自己的决定,不要束缚了他,你就当可怜可怜妈,等一切尘埃落定了,你再养你的小姐脾气,现在咱就承认失败,就当为了妈好,行不行。”

    “妈……”郭成琼心里难受。

    郭老夫人何尝不难受,年纪一大把了看着女儿事事不如意。

    郭成琼将头埋在母亲手背上,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她恨顾振书,她恨那个男人,他怎么可以做的那么天衣无缝:“他就是个恶人……”

    “当然,要不然能妻离子散,是我们当初想简单了。”

    “妈……”

    郭夫人难受的将女儿抱入怀里:“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郭成琼趴在母亲肩头!她无能,她不孝,这么大年纪了还让母亲操心!

    顾玖靠在二楼楼梯尽头的拐角,见外婆劝服了母亲,心情却没有如释重负的放松,他没有那种想法,去看她,就是觉得应该去看看。靠别人?他顾玖为什么要靠别人。

    顾玖转身回了房间。

    ……

    “你说顾玖是不是要挑拨我们和顾夫人的关系。”高成充和夏侯执屹站统一战线,在天顾集团高层顶尖大会上,有模有样的提出心里笃定的质疑!

    顾振书居心叵测,他儿子能好到哪里去!他们全家就是那种,我不吃也要吐一口痰恶心别人的性格,怎么就不能用最大限度的恶意揣测他们!

    封冠不说话,他们是领导下面工厂的,一般不参与这个程度的‘斗殴’。

    古教授‘老态龙钟’的不说话,怂拉的嘴角都有些帕金森的颤抖,动作慢吞吞的。

    他搞神经学的,又不是神学,他怎么知道顾玖是不是要从内部攻克顾夫人,对他们这些精英层形成打击,瓦解信任。

    高成充见以古教授为首的群体不说话,主动提出质疑:“古教授,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古教授觉得自己还可以再苍老一些,老眼昏花随便什么都行:有,有,居安思危吗,你们就是靠着这份‘本能’,将所有人按死,才能‘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发扬。

    阻饶一切可以阻挡的力量,万一将来顾夫人决定用‘自己人’,你们还得多余的出手一次,多累。

    “古教授,你说话啊。”高成充快拍桌子了!这里有人敢不回答他的问题!

    封冠见高成充漏出恶劣的嘴脸,顿时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文臣武将,自古有理说不清,偏偏他们很当他们自己是回事!

    古教授不想说话,但高成充和夏侯执屹不一样,这是握有‘强权’的人物。

    可那又怎么样,古教授还是慢吞吞的推推眼镜,说话有气无力,觉得自己早晚被他气的张不开嘴:“最近医院新招收了一批行为学专家……”

    所有的人屏气凝神,一分钟后,依旧屏气凝神,两分钟后,众人等的快不耐烦了。

    古教授继续:“我觉得非常不错……你们可以再挑几个,加入医疗团队,给你们分析这种,靠近神学的东西。”

    就是骂他们,神经病!闲的淡疼!

    封冠见状开口:“古教授你也别生气,他们就是问问。”

    肖队也赶紧让古教授别跟自家老总一般见识。

    古教授表情淡淡,但毕竟相识多年,他们的长辈,他也都认识:“你也长点脑子,顾夫人和顾九除了亲人之间的互助互望,你觉得还能有什么,顾夫人疯了弄一个亲弟弟进自己的公司……”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肖队继续缓和气氛,古老的脾气也是很犟的,而且天天应付顾先生,能有什么好脾气!

    “没有那个意思,你们在那儿瞎咧咧。”闲的!

    高成充刚要动。

    肖队赶紧让老大坐好:不要说话,帮顾先生放出个要命的人格怎么办?

    高成充不是那个意思,他不服气的是,明明是夏侯执意开的头,他凭什么帮他收场,必须让夏侯执屹加入批斗。

    夏侯执意见状,赶紧站起来要打圆场。

    高成充没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题:“百天的酒席已经订好了。拟邀请的人物……”

    夏侯执屹哑口,上个问题不说了!没人探讨下郁初北女士格局不高,很有可能觉得弟弟妹妹、三大姑八大姨比他们可靠吗?

    夏侯执屹看向封冠!

    封冠觉得自己是天顾的,不参与天世的内部斗争。

    夏侯执屹:蚕食是不分边际的,兄弟。

    封冠:没听见。

    ……

    傍晚的金穗小区像披了一层温暖的黄纱,柔软的铺散在小区到每个角落,静谧、温馨又平和。

    楼下的孩子们奔跑在柔软的草地山,三五成群的人们聊着天,谁家的小朋友撞翻了谁家放在一旁的儿童自行车,几个大人一哄而上,安慰的安慰,埋怨的埋怨,旁观的继续旁观。

    郁初北抱着二车站在阳台上,哼着轻快的没有章法的取掉,轻轻的晃悠着他。

    顾临阵快满三个月了,长的胖嘟嘟的,小家伙十分爱笑,顶顶他的脑袋,他还会不耐烦的给个回应,比以前更可爱更好玩,对大人的疼爱和动作反应的更快,更有意思了。

    郁初北喜欢抱着他在阳台上看外面的花花绿绿。

    二车配合的时候会睁着与父亲酷似的眼镜盯一会,有时候也会因为落在窗台的小鸟看直了眼,笑的时候嘴边有一个小酒窝,白嫩嫩的看起来特别甜。

    郁初北帮他擦擦流下来的口水:“脏兮兮,等天气再暖和一点,妈妈带你下去好不好,下面有花有草有树,还有隔壁的老奶奶和隔壁的小哥哥小姐姐,小哥哥比你大一岁哦,住在三楼,小姐姐是后面一栋的,已经上一年级了,比我们小二车大好多好多岁哦……”

    二车嘴里突然吐个泡泡,泡泡嘭的散开,吓了他一跳,继而咯咯傻笑。

    郁初北又赶紧给他擦擦:“还笑,都要羞死了,你看看谁像你一样脏兮兮的。”

    二车穿着妈妈买的连体小兜兜,脖子里围了一块蓝色小汽车团的手绢,白嫩的肌肤,狭长的眼镜,头发黑黑的,睫毛长长的覆盖在眼睑上,小嘴红嘟嘟的。

    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郁初北对他的掀起永远持续不了一秒,又被他与顾君之酷似的颜值征服,自己心肝宝贝的抱着:“我们小车再过两天,也可以去外面玩了,开心吗?”

    二车扭过头并不管母亲说了什么,嘴里继续吐泡泡。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翻翻兜看看有点什么票,不拘什么啊,咱啥都能吃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