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首页
179九星连珠(一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女孩等了很久,见他没有进一步动作,羞愤的垂下头,急忙拿着托盘走开。

    通道门口一个女生故意撞了她一下,不屑于顾道:“摔的那么假,肯扶你也是怕你撞了桌子。”

    “你……”

    “怎么,想说不小心是不是,你不小心的真是时候。”说完讽刺的端着盘子走入大厅!

    女孩瞪着眼睛,心生怨气,她以为她自己是什么好东西!

    顾成连回味手上余香的时间都懒得给对方,站在红酒垒起的高塔后,散漫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和门口不断引起的骚动。

    “林氏集团的总经理来了。”

    “他们最近在和zf合作修建双江口大桥,现在在找地基合作商,有一段水流太湍急估计不好找。”

    “我正好有认识的人,去年闽江那段就是他们建的,我去问问。”

    女人这边则直白的多:“林氏集团的董事长你不知道?就是为了照顾兄弟的遗孀要和老婆离婚的那位。”

    “不会吧?”

    “怎么不会,不过,他老婆也放话了,让他们随便睡,多说一句闲话算她输,就是不离婚。”

    闻言立即有好奇的凑过来:“离了没有?”

    “没有,林太太要分财产,剪不断理还乱的钱,怎么分,林总不想做项目了!”

    “可这男人有了外心,难说。”

    “不过他也不怕好朋友从棺材里跳出来!”

    “谁知道,年纪一大把了可是找到真爱了,瞧把人家天真的。”

    “是拎不清的。”

    顾成品口酒。

    “东大的姚总,看到他身边的女人没?”

    “嗯。”

    “上个月被扫黄的抓了,姚总亲自去赎的,回来后打的不可开交,姚总脸上被抓了好几道,员工们都见了。”

    “真的假的?”

    “当然真的,姚太太会玩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男人对姚总的评价则非常高。

    “姚总这次投资眼光独到,魅力非在北美上市了,为他增加了几十亿的身价。”

    “是啊,姚总这人有魄力,将岳父的小作坊经营到市值百亿,这些年又开始转型了。”

    至于婚姻里的闹剧,姚总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不重视这些,闹不出林总那样的事。

    门口喧闹的有些久。

    飞行医疗和宁河地产一起到了,两人在门口说了会话,紧跟着,丁家也来人了,几个人说的有些久。

    都是行业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上来问好的人多,自然走的就慢,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出现的人引起的关注越多。

    并不是说重要的人来的晚,而是只有有分量的人才有资格来的晚!

    人到的差不多的时候。

    郭成琼一身紫红色收腰旗袍,头发高高盘起,脖子上带着一条祖母绿的项链,手指和耳朵上是同款的戒指,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衬的她身形曼妙,分外高贵。

    顾玖见状立即离开朋友迎上去,一身黑色的西装,低调华丽,他不必多出彩,只是顾振书儿子的身份,也是全场关注的目标。

    他绅士的抬起胳膊,甘愿为在场最美丽的女士,做默默的陪衬员:“我有幸邀请这位美丽的女士一会做我的开场舞伴吗?”

    “想都不要想。”郭成琼嗔怪的瞪儿子一眼,手臂挽过:“就你皮。”

    “小玖越来越会说话了,有女朋友吗?”相熟的夫人已经走了过来。

    “阿姨,你又拿我寻开心。”

    “我哪敢还不把你妈心疼坏了。”

    不远处闲聊的女士们,目光不自觉的聚焦过去,有种人一出现就会引起嫉妒。儿子优秀、老公有能力,说郭成琼不是全场令人关注的焦点都难。

    郭成琼仿佛没有看见各种各样的目光,神色更加温和,笑盈盈的与儿子和好友说着什么。

    这样的氛围她太熟悉,如果没有顾老爷子那份遗嘱,她会觉得她得到的艳羡理所当然!可偏偏顾老爷子瞎眼,留下一堆问题害人害己!

    但她就没办法了吗!人已经死了,还是要活着的人说了算!

    微微富态的杨太太站在人群中,低声与丈夫商量着刚才的话题,这时也不禁艳羡的看着场中仿佛在发光的女人,如果说心里没点想法是不可能的。

    同为女人,郭成琼出身好、家世好、长相好,最后嫁的还好!

    好像所有的好全被她一个人占了还不够,还有帮她更多的好的,老公不会给私生子家产,原配生的儿子痴傻,不是给了她所有的好是什么!

    但这种比不了,杨太太又想到郭成琼刚才说的话,不禁看向女儿。

    杨晨晨没有说不应,她不是小孩子了,知道最近父母的难处,何况只是婚事,如果能凭借她的婚事让父亲整合资金不负债完成破产的程序也好。

    顾家的大儿子吗,都好,只要有人要她就行,顾家这样的家世,稍微漏出一点她父母也能好过一点,至于婆婆,太过精明,以后不要相处就行。

    旁边的声音响起:“郭成琼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是大小伙了。”

    有女儿的人家多多少少将目光放在了顾玖身上,无论哪一点都挑不出毛病的男孩子,亦没有不良嗜好,长的更是帅气,能力不俗,家世显赫,没人拒绝这样一位女婿。

    如果自家女儿能有机会自然更好,就算没有,认识一下也不错。

    其实顾家那位私生子也可以,但到底不在家谱上,最后恐怕除了给天世集团打工,也没有什么好出路。

    觉得家世够的人家,不自觉的向郭成琼的方向靠近。

    本来随意的小圈子,有围绕着郭成琼而重新分布的趋势。

    顾成神色依旧,并没有注意郭成琼。

    门口迎来一波小的骚动。

    郭富在众人的瞩目中携夫人进来,郭太太温婉端庄,比之女儿看起来更加高贵有气质。

    郭成琼见状立即带着儿子迎上去。

    郭太太一身宝蓝色旗袍,带的是同色系的首饰,华贵不输女儿:“知道你忙,还特意过来迎我们干什么,我们争你这个礼数吗。”

    “我妈就喜欢迎外婆。”顾玖张开手臂拥抱外婆。

    郭太太十分受用,她的小外孙哦。

    郭富骄傲的看着外孙,还是他外孙争气,让他这个土老帽瞬间像知识分子家庭一样:“哈!又壮了。”

    “外公哪有那么夸人的,帅好不好。”

    “是,你最帅!”

    众人对郭富当初嫁女儿的果断无不感慨,看看如今郭成琼的日子,谁还会介意当初顾振书是不是有个儿子,还有个私生子。

    但也有想看笑话的。

    “顾家的大儿子不是说也会到吗?怎么还没有到?二十三四了吧。”

    “是啊,现在宴会都快开始了?人怎么还没有看见,当初董董带着,别提多可爱了。”

    应和的人寥寥无几,谁也不愿意在天世继承权不明确的场合被人抓了把柄说道到郭成琼面前,不是无事生非吗。

    除非大公子有让他们支持的资本,那就另当别论。

    门口瞬间又喧闹起来,具有‘路上之王’的木家千里迢迢的到来,将气氛吵的最热!其小女儿一袭水蓝色的鱼尾礼服,漂亮的惊艳了全场。

    木小姐矜持大方的对顾玖笑笑:“好久不见。”

    顾玖立即伸出手:“好久不见。”

    郭成琼看眼儿子,大有回头审问你的架势,却很看好两人相处,木家的女儿也算门当户对。

    不远处的杨太太再看眼自己的女儿,心里不愿意也不能说什么,谁让他们没有木家的实力!

    杨晨晨神色淡淡,她现在该关注谁她清楚。

    顾振书不喜欢热闹,出现的稍晚。

    可只要他出现,没有人能忽略他的存在。

    他几乎刚到,就瞬间吸引了全场的视线,但很快便被行业间唯几能站在他面前的人叫去座位,相谈起来。

    钢琴声渐渐换成了小提琴,灯光换成了蓝色,旁边的花束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了蓝色玫瑰,知名歌手在舞台中央唱着舒缓的歌曲。

    没有人为舞台叫好,台下觥筹交错,交谈声不绝于耳,音乐缓慢如水。

    众人自成圈子聊着重要又不重要的话题。

    郭成琼频频看向门口,有些不高兴!那些人要放她鸽子吗!说好了过来却不来!什么意思!不知道宴会要开始了吗!

    郭富隔着人群看向女儿。

    郭成琼给父亲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心里却不高兴,出席顾振书五十寿宴是顾君之答应的,怎么能说不来就不来,怕傻的人尽皆知吗!这样的没有诚信!

    不来是不是!到时候原配生的儿子在国内也不出现在父亲的宴席上,看他有什么脸面!

    郁初北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千万不要紧张,她坐在车里用力抓着顾君之的手。

    车停下来的一刻,郁初北的紧张达到最高峰,不自觉的看向身边的顾君之。

    顾君之也看着她,握住她的手,声音和缓温柔:“不用担心。”

    郁初北看着他的脸,一种难以诉说的骄傲和震撼,他值得所有:“嗯……”就是忍不住。

    顾君之虽然不理解她紧张什么,但想碰碰她的额头安慰她,想到她的各种不准,温和的握了握她的手掌,优雅、高贵。

    郁初北瞬间就放心了。

    车门打开。

    顾君之一袭深红色的暗金西装,长腿迈出,身形俊美,松柏崖险,犹如一道不容忽视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夜色。

    站在车旁的迎宾立即看傻了!

    顾君之神色淡淡,高贵不容侵犯,他领口别着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枫叶,整个人站在夜色中犹如天地的主宰,修长高挑的身姿很有震撼力的压住了所有看到他的人。

    他并没有走,侧身看向正在下车的郁初北。

    郁初北伸出手臂挽上他的胳膊,在高跟鞋踩在地毯上的一刻突然就不怕了!

    她看着这座顾君之想进又一直没有进去过的地方,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没来由的孤注一掷,她如果怕了!谁来保护君之!

    工作人员还没有回过神来,负责迎宾的急忙跑了过去。

    一直站在门口经理模样的中年男子也赶紧跟上,非常礼貌的询问:“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邀请函。”宾客几乎已经全到了,怎么还有人!而且这两人他根本没有见过。

    可这两人,尤其男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不自觉的压低了姿态。

    郁初北想起来了,立即将手上的请柬递过去,小拇指上刷着粉色的碎钻,一身纯白色碎光礼服,头发盘起,在缠绕的盘发层中别着一枚一大八小的钻石套环,与她身上的碎光遥相呼应,浅浅的妆容,蜜色的唇瓣,手上的钻石手链,以及在灯光下更加亮的耳钉,最上方的十克拉心形钻石在墨色的头发中更加耀眼,让她看起来越发漂亮,气质华贵,从外而内散发着不容错眼的光芒。

    顾君之,迎客人员和经理,瞬间让到了一旁,这是……顾家的大儿子!!?

    小提琴声、音乐声、说话声慢慢停了下来,一身红色的中山装的顾振书由小儿子顾玖推着轮椅缓缓上台。

    就在顾振书笑容和煦的接过话筒时,宴会厅的大门打开。

    距离门口最近的人本想随意看一眼是谁,谁知,便没有再收回目光。

    顾君之仿佛一道光河,瞬间照耀了所有圣洁的地方,让平凡的土地星河璀璨、明亮险峻、风光霁月,万物丛生,他走出的每一步仿佛都掌控着每个人的生死。

    紧跟着仿佛连锁反映一般,所有的人都看了过去。

    他是天生的王者,单凭气质与存在感便给人无限的压力,他踏出的每一步都不自觉的让人追逐,他手里的弩已经在弦上,危险的并不是错觉,还有真正的威胁。

    他是谁?

    年轻一代?谁家的?

    哪家企业代表?

    哪方势力?

    好帅!

    都不能说帅了吧。

    木小姐也看了过去。

    杨晨晨也看了过去。

    郭成琼也看了过去。

    顾成也看了过去。

    来人瞬间压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光,众生皆为萤火。

    郭成琼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非常强烈,几乎气绝!险些当场失礼的眼冒凶光!不会的!

    顾君之平静的走着,放在袖子里的弩箭已经落在他手心,他神色平静,内心也很平静。

    郁初北挽着顾君之的胳膊!被看的毫无征兆!好没道理,没人告诉她,她会这么快成为全场的焦点啊!

    郁初北不自觉的挽紧顾君之。

    顾君之分心一瞬看向她,身上的气势方微微收敛。

    众人仿佛瞬间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各自是紧张的,紧张什么?好像又没人知道。

    郁初北已经发现进来的不是时候,可又根本不是他们进来的早晚问题!

    明明一开始只有几个人看,看完的人也不移开目光,紧接着,看的人越来越多!

    怪谁?怪她家君之长的太帅!没道理!

    郁初北深吸一口气,先笑,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牵着顾君之稳步向前!别怕。

    众人的目光瞬间转向男人身边的女士,她头上的钻石饰品,脖子上的钻光,瞬间激起了老一辈人的记忆,九星连珠,几乎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顾振书呼吸顿时急促!

    林秘书手脚发凉!忍着心中巨大的恐惧,急忙上前掏出药给顾总喂下。

    顾振书手掌苍白的握着轮椅的扶手,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刺激到了顾君之,谁也不会有好下场!

    林秘书没想到郭成琼这样找死!

    郭成琼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是她儿子的主场!她儿子的!

    董小姐带过的钻石套系!九星连珠!

    上千万了!

    真的是九星连珠!

    郭成琼瞬间看向站在顾君之身边的女孩子,脖子上是她梦寐以求的珠宝套系之一,是她跟顾家那个老不死斗智斗勇也没有拿下的东西!如今堂而皇之的戴在另一个女人的脖子上,而已不想想她衬不衬的起来!

    郭成琼觉得眼前发白,不冷静一下,她可能会当场失态!

    ------题外话------

    看到大家的礼物了,谢谢!

    求波月票!()

笔趣阁首发网址:m.cc148.com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